黄色视频更多
成人色图更多
激情文学更多
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» 乱伦文学

小山村之家



   我叫宝宝,出生在西部的一个小山村,今年十八岁。就读于市一中高二。在我这十八年的生活中亲身经历过许
多的性事。我现在将它写出来,供网友们一笑。
  在我的脑海里,性,是一个难堪的字眼,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充满了欢笑,苦涩,难堪和幸福。性的启蒙、性
的诱惑、性的欢快,酸甜苦辣,皆品尝一二。
  1990年,我才五岁,尚不懂事,那年是我性的启蒙的开始。我家住林场,妈妈是林场医院的护士,爸爸常年在
外开车跑运输,爷爷尚未退休,和我们住在一起。我就跟妈妈居一室,当年,妈妈28岁。
  记得有一天,爸爸出车回来,妈妈高兴得不得了,带我去山箐中洗澡,回来早早就睡了。夜晚,我突然被一种
声音惊醒,轻轻睁眼一看,吓了一跳:在朦胧的红色灯光下,爸爸赤精着身子,正跪在妈妈的两腿间,用他撒尿的
鸡鸡,用力地撞击妈妈撒尿的地方;妈妈光着身子,仰躺着,屁股下面垫着一个枕头,头枕着手,双腿夹着爸爸的
腰,眼睛闭着,口中轻轻的呻吟着,乳房随着爸爸的前后运动在不停的抖动,木床有节奏的「咯吱」「咯吱」在响。
  爸爸一会儿用手摸捏妈妈的乳房,一会儿又用口吻吸乳头。我当时吓坏了,平时严厉的爸爸正在欺负妈妈!我
大气不敢出,头缩在被子中,从缝隙中偷看。
  过了好长时间,爸爸的速度越来越快,妈妈的哼声也越来越大,「啪啪」的撞击声越来越急。紧接着,妈妈双
手一下子搂紧了爸爸的胳膊,张开嘴长长的「啊」了一声,全身剧烈的抖动起来,爸爸也叫了一声,双手紧紧地抱
住妈妈的腰,屁股动了几下就爬在妈妈身上不动了。
  爸爸立起身来,从他的大鸡鸡上取下一个像气球样的东西来,看了看说:「个把月才来一次,真的够多,」
  妈妈笑道:「你没在外面乱搞?你也忍得住?」
  爸爸笑着说:「家中有美妇,正在如狼似虎,我得给她喂饱了她才不会去偷人啊!再说了,外面的那些人也不
是干净的,有时只好自己解决。」
  说着,将气球里的东西倒在妈妈的乳房上,是一些白色的水,粘粘的,拉出长长的丝。妈妈轻轻问爸爸:「我
每次都非常过瘾,水也多,我是不是太浪了?」
  爸爸一边将水水抹在妈妈的乳房上和撒尿的地方,一边说:「你平时在家是一个能干的小少妇,在床上我要把
你变成一个淫妇,再说了,我经常在外,很少操你,自留地都干水了,发一次洪水泡一泡,很难得的,骚一点也不
奇怪啊。」
  妈妈捏着爸爸的鸡鸡说:「个把月一次你不难受?我只是怕你带病回来,你知道,我也不是很保守的人啊。」
妈妈一边擦干净身子,一边说。
  爸爸笑道:「那我去找一个少妇吧,固定的?」
  妈妈说:「你敢。」
  他们说笑着,关了灯,还絮絮叨叨地在说话。不一会,床又响了起来。
 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母之间的性事,也是我性启蒙的开始。
  以后,在爸爸每次回家的那几天,他们都在做同样的事,我不知他们在做什么,好像是一种游戏。有时是白天,
有时是一整天。
  卧室和客厅之间没有门,只有一个厚厚的门帘,妈妈的叫声很大,我伸头进去看,见爸爸抱着妈妈在大镜子前,
对着镜子在做,有时是爸爸在上,有时是妈妈在上,有时是两人坐在床上,有时是站着做。他们从不回避我,只叫
我出去玩耍,许诺一会儿给我放动画片看。在我的心中,动画片才是我的生命,我才不管我不明白的事呢。
  一天,妈妈上中班,午休时,我听见爷爷房里有声响,我进去一看,见爷爷躺在沙发上,一手拿着书,一手拿
着一样东西包着他的大鸡鸡一上一下在不停的动。
  我好奇的问:「爷爷,你怎么了?」
  爷爷见我进来,没有停下来,一边动一边对我说:「爷爷这里不舒服,有点痒,爷爷正在擦痒痒呢。」说着拿
下包着的布。
  他手里拿的,那是妈妈的衬裤,我记得上面有一朵黄色的百合花。爷爷的鸡鸡好大,很黑,还有很多毛。
  我问道:「你的鸡鸡跟爸爸的一样,有毛,我的怎么没有呢?」爷爷呵呵一笑说:「你还小,你长大了也会有
的。」说着闻了一下妈妈的内裤,又包着他的鸡鸡继续擦痒。
  不一会爷爷的手动得更快了,喘着气,轻轻地哼了一声,抖动了几下,拿开妈妈的内裤,在那朵百合花上撒了
一泡尿,尿是乳白色的,很多,粘粘的,还有长长的丝。
  随后爷爷擦了擦他的鸡鸡,用一个塑料袋把妈妈的衬裤包好,放在抽屉里,锁好,坐下点燃一支烟,笑着对我
说:「宝宝,爷爷给你一块钱,你不把今天的事告诉妈妈,好吗?」
  我攥着钱,点点头。
  爷爷将我拉到身边,轻轻地摸摸我的头,笑了。
  我问爷爷:「怎么爸爸和你的尿跟我的不同呢?我的像水一样,你们的是粘粘的,白色的。爸爸撒在妈妈的奶
上和肚子上,有时撒在妈妈的脸上,你的要撒在妈妈的衬裤上?」
  爷爷拉着我的手问道:「你看见过你爸爸撒尿?」
  我点点头,「妈妈还帮爸爸吸,吸出来就撒在她的脸上。」
  「妈妈的奶大不大?爸爸捏不捏它?妈妈的斑鸠你咯见过?咯有毛?」
  我只是一味地点头:「爷爷,爸爸在家老欺负妈妈,妈妈又叫又笑,你怎么不管管爸爸呢?」
  爷爷哈哈一笑说:「他们在操屄呵!我倒是想替换你爸爸一下,可你妈妈不干啊。这些事你以后会知道的。」
  我还是不明白爷爷在说什么。
  1990年夏天,小姨放暑假了,买了好多东西来我家看我,我好高兴,整天缠着她给我放动画片看。
  爸爸不在家时,妈妈经常上夜班,不回家睡觉,第二天才回来,晚上我就陪小姨睡。
  小姨睡觉时只穿内裤睡,不穿内衣的,我常常去摸她的奶。小姨的奶圆圆的、鼓鼓的,很滑,很有弹性,乳头
小小的,淡红色。我摸小姨的奶,她并不在意,只是笑,有时还把我的头压在她的两乳间,让我透不过气来,她有
时还摸我的小鸡鸡。
  我爱摸她的肚脐眼,小姨痒了就打我的手说:「小馋虫,不老实,跟你爷爷一样坏,占便宜!」然后将我揽在
怀里,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,拥我而睡。
  有一天,家里没人,小姨在看电视,我问小姨:「是不是大人也兴吃奶?爸爸经常吃妈妈的奶,妈妈也吸爸爸
的尿吃,尿也好吃吗?」
  小姨斜了我一眼:「你见过?」
  「爸爸一回来就吃,看电视也吃奶,睡觉也吃奶。」
  「你没吃过?」
  「我已经长大了,我才不吃呢。哦,对了,爷爷还闻妈妈换下来的包奶的衣服呢。奶好吃吗?我能吃一点你的
奶吗?」
  小姨脸一红:「我的没有的,要被男人捏过才能出来。」
  我说:「我是男人,我帮你捏捏就出来了嘛!」说完,就爬到沙发上去揉她的乳房。
  小姨一边躲,一边说:「你还没长毛呢,不过瘾。晚上给你摸过够,白天你不能摸的,被人看见就不好了。」
  我不依,终于在沙发角上按住了小姨,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面去,捏住了她的双乳。乳房很挺,很大,我手太
小,包不住乳房。只好两手去揉一只乳房。
  小姨一边笑,半推半就地依了我。揉了一会,小姨索性掀起衣服,解开内衣,平躺在沙发上任我玩。此刻,我
才真正看到了她的乳房:皮肤白白的,高傲地耸立着,乳头周围有一些小红点。我摸揉了一会,就去吸乳头,小姨
轻轻地哼了一声,闭上了眼睛。吸来吸去吸不出半滴奶,她的乳头却大了许多,我又使劲地去揉另一只奶。
  小姨一只手按着我的头,一只手掀起裙子,把手伸到内裤里去不停地动。
  她轻轻地问我:「你见过你爸爸的鸡鸡吗?」
  我说:「见过的。有毛,黑黑的,不好看,跟爷爷的一样。」
  「你爸的大不大?粗不粗呀?」
  我抬头看了看周围:「像电池那么粗。」
  小姨「哦」了一声,衬裤里的手动得更快了,口中哼着,像妈妈哼的一样。
  小姨放开我的头,伸手脱下了我的裤子,抓着我的小鸡鸡,使劲地捏着,口中喃喃地说道:「要是你的这个有
你爸爸那么粗就好了,就可以操我了,我会安逸死的,我要,我要,快吸呀!」
  我赶紧吸,使劲地揉,却什么也吸不出来,我好失望!
  不一会,小姨喊了一声「姐夫日我」就夹紧了双腿,使劲把我的头按在她的乳房上,全身不停的抖动,慢慢地
摊软在沙发上,长出了一口气,不动了。
  我吓坏了,以为干了坏事,赶紧起身穿好裤子,一溜烟开门跑了出去,一开门。
  发现爷爷提着一兜菜站在门口,脚边一滩水,我与他撞了一个满怀,菜撒了一地。
  93年我8 岁,开始上学了。朦胧中,我知道了一些男女间的事:爸爸妈妈间的那种事叫性交,妈妈包奶的衣服
叫乳罩,白色的尿叫精液,鸡鸡叫阴茎,妈妈的那个叫屄。
  家里有了一些变化:爸爸调到省城去了,妈妈也调到了县医院,爷爷已退休留在林场,小姨参加了工作,不常
来我家,爸爸回家时她才过来住几天,家里冷清清的,只有二舅不时来我家住几天,这几天,是我妈妈最开心的日
子。
  由于工作的关系,妈妈轻闲了好多,衣着比以前漂亮了许多,她还常常爱着一点浅妆。人们常说,妈妈还是那
么漂亮,丰满,水灵,像个大姑娘。我听了很高兴。
  记得有一段时间,二舅到城里学习,住在我家近两个月,妈妈和我都很开心,妈妈整天乐呵呵的,不时唱着歌,
脸上泛着平时很不常见的红晕。
  晚上看电视,二舅她俩紧靠着,有时妈妈把头靠在二舅的肩上,二舅揽着妈妈的腰,有一天,我看见二舅居然
将一只手按在妈妈穿着睡衣的乳房上,轻轻地抓捏着。
  他们放录相看,看得很晚很晚,星期六星期日他们起得很晚很晚,有时他们整天都不出门,在睡觉,或看电视,
或在说笑。
  有一天晚上,我被尿憋醒了,去卫生间尿尿,经过妈妈的房间前,见里面还开着灯,声音很大,那是我熟悉的
妈妈性交时的呻吟声,门没有关严,薄薄的门帘挡不住灯光。
  我以为爸爸回来了,轻轻地掀起门帘一看,看到我至今难以忘怀的一幕:在朦胧的灯光下,二舅一丝不挂地坐
在床沿,抱着同样一丝不挂的妈妈在性交。
  妈妈坐在二舅的腿上,双手搂着二舅的头,双脚踩在床上,一上一下地运动,乳房上下抖动着,仰着头,口中
大声地哼着,二舅头埋在妈妈的胸前,口含着妈妈的乳头,双手抱着妈妈的屁股,一耸一耸地配合着妈妈。
  随着妈妈的上下运动,「卟滋」「卟滋」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  好一会,二舅立起身,抱着妈妈在床边走动,一边走一边运动,还问妈妈:「这样才干得深,你跟他这样玩过
没有?」
  妈妈没回答,双腿紧缠在二舅的腰上。
  又过了一会,二舅将妈妈放在床边的小柜上,抬起妈妈的双脚扛在肩上,把他的阴茎插进妈妈的屄中。此时,
他们侧对着我,妈妈的屄有些看不清,只是有些黑,毛绒绒的,阴唇又厚又长,二舅的阴茎很长,进出幅度较大,
随着二舅阴茎的进出,屄中有一些水流了出来,淌到了小柜上,妈妈的乳房拌动得厉害。
  「二哥,使劲呀,哦……哦……」妈妈大声的呻吟着。
  二舅一边干,一边低头看着妈妈的屄,笑着说道:「你的这张屄也太大了,一般的人也奈何不了,也只有他才
能满足你,我的没他的大,你咯过瘾?」
  「自卑啦?你没他大,但你技术高,花样多,刺激!」
  好久,两人都下来站在地毯上,妈妈一只脚踩在床上,二舅从后面搂住妈妈,将阴茎顶进屄中,不停地抽动,
双手揉捏着妈妈的乳房,速度越来越快,紧接着,二舅抖动了几下身子,口中长长的「啊」了一声,使劲顶了几下
就停下来了。
  妈妈平躺在床上,伸手从二舅的阴茎上取下一个气球样的东西,里面有些水样的东西。
  妈妈看了看,用手摸了一下,笑道:「有点的这一种和带螺纹的都很刺激,还能延时,你一回合我就两次高潮,
以后就用这种。」
  随手将它扔进废纸蒌里,起身仔细地擦干了自己的阴部,又帮二舅擦干阴茎,还在阴茎头上亲了一下。然后爬
在二舅的身上说话。
  「我已经四个月没有这样舒服过了,宝他爸不在,很少到高潮的,有时实在难过,只能自己摸摸揉揉,不过瘾。」
  二舅抬起妈妈的一只腿,摸着她的阴唇说:「这也难怪呵,如狼似虎的年纪,遇上分居的日子这么长,它的肚
子也饿坏了,你不会想办法找一个补救一下。宝宝他爸也不会知道的,再说,你也是很开放的人呀,听说你在医院
有一个情人,是真的?」
  妈妈笑着说:「别听人家瞎说,我只有跟你这样啊!」说着抓住二舅的阴茎摇了摇「你的这个真的比他的小一
些,不过,你的长,又持久,花样也多,相当地剌激,这段时间我安逸死了。哎,你不会告诉二嫂吧?」
  二舅把妈妈压在身下,抬起她的一条腿,用舌头去舔妈妈的屄,一边说:「我就要告诉她,说你勾引哥哥,乱
伦。让她来与你吵架。」
  妈妈一边自己摸着乳房,一边说:「二嫂比我还开放,她才不会在乎呢。这么多年,她可能也知道一些。要是
她真的来了,我也不怕,我让宝他爸的大鸡巴操她,让她尝尝她妹夫的厉害,也就扯平了。再说了,我的奶是你从
小摸大的,我的屄是第一个被你日开的,你日我在先,日她在后。」
  妈妈轻闭着双眼,任二舅吻她,从阴唇到大腿到脚趾,又从肚皮、腰到背,最后停在妈妈的双乳上,妈妈轻轻
地哼着。
  二舅突然说:「我怀疑你二嫂和老爸有一手。」
  妈妈一下子睁开了眼睛,好像吃了一惊:「不会吧?老爸年纪大了,还能?你咋知道的?」
  「我的一次下乡去了几天,晚上2 点才回来,老爸刚关灯。我和你二嫂玩了一回,发现她的里面尽是精子,好
像刚被搞过,连垫的毛巾都是湿的,家里没有其它的男人呀,除了老爸。」
  「会不会是二嫂和别的男人干的呢?」
  「当时我也有这种怀疑,没有声张,过了几天小兰告诉我,我不在家时,她爷爷晚上经常在她爷爷房里教她妈
妈写毛笔字,还哼还叫,老半天不出来。我想肯定有问题!只是没被我抓到。」
  妈妈叹了一口气,慢慢地说:「老爷子也真可怜,妈死得早,你又经常下乡在外,二嫂也不容易呵,只要你不
在意,由他们一点吧,人老心不老啊!宝宝他爷爷以前也常吃我的豆腐,偷看我洗澡,偷拿我的胸罩和短裤,但他
不敢上我,我想他们都有同样的心。再说了,你不也在搞我吗,就让老爸也弄弄你媳妇呀,老马也吃口嫩草,尝尝
儿媳妇的滋味!」
  二舅打了一下妈妈的屁股,分开她的腿:「你怎么不让宝他爷操你呢?!让他也舔舔你这张肥屄呀。」
  妈妈咯咯一笑,夹紧双腿道:「只要他有你一半的厉害,我早就让他操了,他有这个色心没这个色胆……」
  他们说笑着,又揉又吻又摸起来。
  我不知站起来了好久,把撒尿的事忘了,这时我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,蹑手蹑脚地去了卫生间,回来睡了,其
实也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二舅的阴茎和妈妈的阴道。
  岁月一天天过去,我也一天天大了起来,有些事渐渐地明白了,有好奇,也有羞愧和自卑,也有新鲜和剌激。
  我从小就是妈妈给我洗澡,妈妈洗澡也不回避我。记得是一个春天的星期天晚上,家中只有我和妈妈,妈妈洗
完澡后穿了一件睡袍,蹲在浴缸上给我搓肩膀。
  在明亮的灯光下,我一抬头,突然发现妈妈的浴袍里什么都没穿,张着的大腿正对着我的脸,我面前的就是我
妈妈的屄,这样近距离地看到妈妈屄的我还是第一次,卷曲的黑毛不多,分布在小腹下部,上面结了少许水珠;阴
唇光光的,大阴唇很厚又长,足有我的一揸;小阴唇有些黑,大阴唇包不住,突出了一部分在外面。随着她的手臂
的运动,小阴唇向前一突一突的。——这就是我的出生地?这就是被爸爸和二舅操过、让他们幸福得死去活来的地
方?而此时,就在我的眼前,我的脸几乎可以触碰到它,我突然产生一种冲动,想摸一下,感觉一下什么是屄。于
是毫不犹豫地伸手在大阴唇上摸了一下,软软的,滑滑的。
  正想去摸小阴唇,妈妈一下子夹紧了双腿,劈头给了我一巴掌,骂道:「摸什么摸,不老实,这是你摸的地方?」
说完擦干手,红着脸出去了。
  我好委曲,为什么爸爸和二舅摸得、吻得、用阴茎操得,妈妈还高兴,而我却摸一下都不行,还打我。满腹的
委曲,加上耳后火辣辣的疼痛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  很晚很晚,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睡梦中感觉好像有人在摸我的头,我睁眼一看,是妈妈!还是穿着那件浴袍,
坐在我的床边。
  妈妈俯下身吻吻我的脸,轻轻地说:「你多大了?」
  「十一岁了。」
  妈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:「你也大了,有些事也该让你知道了。」
  接着妈妈男人和女人的身体发育和一些生理现象给我讲了一遍。我突然明白了许多,仿佛一下子长大了一截,
有些对性的无知也渐渐地明白了一些。
  她还掏出我的阴茎,指点着:「这是包皮,你的还不长,长大了会翻上去;这是龟头,很敏感的。包皮里面有
些污垢,就是这些,要经常清洗。性交就是把阴茎放进女人的阴道中不停地抽动,男人就会射精,」
  说着不停地翻动我的包皮。我的阴茎一下子硬了起来,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很舒服,我自己也翻来翻去,
很好玩。
  「这叫手淫。很舒服的,偶尔一下没关系,只要不经常做就行了。」
  我试着手淫起来,心中突然想看看女人的屄,就请求妈妈道:「妈妈,我现在好想看看女人的屄啊。」
  妈妈笑道:「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个想法的。这样吧,来,看看妈妈的吧!让你也明白一些东西。」
  说完就坐在床上,掀起浴袍,缩起双腿,露出了他的屄。
  我爬起来,扭亮台灯,仔细地凑近看。妈妈怕我不懂,用手指着给我看:「这是阴毛,男人的和女人的分布是
不同的;这是大阴唇,小的时候是合拢的;这是小阴唇,这是阴蒂,像个小豆子,很敏感的;这是阴道口,里面是
阴道,男人把阴茎放进阴道里面不停地抽动,叫性交。性交最后,男人就会射精,精子和女人的卵子相结合,就成
了胎儿;女人高潮时,阴道就会有分泌物流出。哦,我的水都流出来了!」
  我一边看,一边用手摸着妈妈的屄:阴毛、大阴唇、小阴唇、阴蒂和阴道口。软软的,潮潮的。流出的水,丝
线拉得很长很长。妈妈轻轻地哼着,自己用两个手指摩擦着阴蒂。
  我还把手指伸进阴道里去。想着二舅的阴茎在这里面出入的样子,心?a href=http://www.ccc36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暝甑摹K担骸肝蚁氚岩蹙シ沤愕恼?br />里面,行吗?」
  「不行!你还小,等你长大了才行的。再说,我是你的妈妈,你不能放进去的,你只能放进别人的阴道里。你
难受吗?我帮你一下吧。」
  说完让我平躺在床上,她跪在床边,先用口含着我的阴茎,等弄湿了以后,用手不停地挤勒我的阴茎。_ 你可
以和她性交的,只要她愿意!「我摸着妈妈的乳房,很软,比小姨的大。妈妈一边给我手淫,一边自己摸她的阴蒂,
口中轻轻地哼着。
  不一会,我觉得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,从阴茎涌上全身,又从全身汇向阴茎,气喘得很急。妈妈看着我的
样子,手动得更快了!一种压抑的酸胀集?a href=http://www.ccc36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谝蹙ネ罚先讼裨诳罩衅谎?br />  我紧紧地捏住妈妈的乳房,口中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:」啊!真美呀!「我的阴茎跳动了几下,就迅速地软了
下来,龟头顶上流出来一点透明的水,妈妈看了一下,说道:」你还小啊!还不出精。「说完轻轻地用嘴唇叼住我
的龟头,吸了一下。我打了一个冷战,出了一身大汗,身体软绵绵地不想动了,只是好困、好想睡觉。妈妈给我擦
擦汗,为我盖好被子,吻了我一下,转身出去了。我注意到,她的脸红朴朴的。这一夜我睡得好香。
  从此以后,妈妈再没有给我洗过澡。我自己常常手淫,手淫有一种很美妙的感觉,手淫的时候,心中常常回想
妈妈她们性交时的样子,总想偷看她们性交,偷看作爱成了我的爱好。只要爸爸回来,我就想方设法去偷看,有时
看不到,就偷听他们作爱的声音,好剌激!一边看或听,一边自己手淫。渐渐渐地,我的阴毛陆续地长了出来,阴
茎也粗大了不少,包皮也包不住龟头了,手淫时也能射出乳白色的精液来……我把我身体的这些变化悄悄告诉了妈
妈,妈妈轻轻一笑,说:」你在长大。要注意,手淫不要太频繁了,不要老想着性交的事,精力要放在学习上。「
在以后的日子里,家里的变化很大:妈妈也调到了省城,爸爸也没有跑车了,我们家团聚了;二舅一家和小姨一家
都先后调来省城,我也上了初中。我家在城郊结合部买了一栋大房子,二舅、小姨他们家常来我们这儿住,大家在
一起挺高兴。
  我偷看过二舅和二舅妈、小姨和小姨夫的性交,也看到过妈妈和二舅、爸爸和小姨、妈妈和小姨夫、爸爸和二
舅妈的偷情。在他们的谈话中,提及性的时候多了起来,我觉得剌激、新鲜、好玩,也想尝尝真正性交的滋味。
  妈妈的卧室床头柜里,有各式各样的避孕套,还有各种性交光碟。他们不在的时候,我就偷偷地拿出来放看,
一边看,一边手淫。看过我才知道,性交的内容太多了:有手淫、性交、肛交、乳交、口交、群交、幼交、兽交、
乱伦、同性恋、换妻等,有一盘居然是爸爸和妈妈的性交录像光碟!每天晚上,他们卧室中透出的灯光和传出的声
音,剌激着我不由自主地去偷看。在垃圾桶中,我差不多每天都能发现用过的避孕套,里面都有精子,有爸爸用过
的,有二舅用的,也有小姨夫的,我甚至知道他们各人用多大号码和喜欢用什么颜色,他们性交时是垫毛巾还是纸。
  我手淫时,将精液射在这些毛巾上,晚上看他们又拿来垫在屁股下面的情景。
  2000年的中秋节,二舅一家旅游去了,小姨一家三口照例来我家过节团聚。
  那一晚,在明亮的月光下,我们六个人玩得很晚,爸爸和小姨夫频频碰杯,妈妈和小姨也喝了不少的酒,她们
的脸红红的。四个人热烈地交谈着,说一些很隐讳的话,不时还互相小声地说些什么。
  我和小弟看了一会电视,就睡了。可我却睡不着,卫生间哗哗的水声搅得我无法入眠。这样的时刻,他们一般
都会性交的,这是我偷窥的最好时机!妈妈和小姨先后都进来看我们睡了没有,我假装熟睡,她们才蹑手蹑脚地出
去了。
  很久,我听到楼上小姨的房间里,传来熟悉的性交声和呻吟声,还有一些?a href=http://www.ccc36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拥乃祷吧偷托ιN仪那牡仄?br />身上楼,发现小姨的卧室门居然大开着,里面照例亮着灯,只有粉色的门帘垂遮着。我轻轻掀开一些门帘,探头一
看,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:卧室里,不仅有小姨和小姨夫,还有我的爸爸和妈妈!他们都光着身子。
  爸爸压在小姨的身上,屁股不停地向前耸动,双手揉着小姨的乳房,正在亲小姨的脖子,小姨闭着眼,口中轻
轻地哼着;而妈妈却骑在小姨夫的身上,仰着头,闭着眼,一上一下地运动,小姨夫双手紧紧捏着妈妈的双乳。
  宽大的席梦思床,在他们的重压下发出异样的响声。一会,他们停了下来,妈妈和小姨并排躺在床沿上,缩着
脚,爸爸和小姨夫站在床边,分别将阴茎插进她们的屄中抽动,好一会又同时拔出,两人换了一下位置,又插进阴
道继续抽动。他们都戴着避孕套,抽动时的声音很响,如同牛腿从烂泥中拔出的声音。妈妈和小姨还互相捏对方的
奶……
  【完】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小山村之家,激情小说,黄色小说,言情小说,伦理小说,手机成人小说,成人性爱小说

Copyright@2012-2016 By 淫色淫色-黄色小说频道